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娱乐平台 > 斯诺 >

解密:斯诺访华中南海向白宫伸出橄榄枝

发布时间:2019-07-23 16:0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前两次访华,斯诺实地了解了中国人民在克服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后所取得的成就。他回国后在美国进行了38次演说,一直殷勤地向世界展示一个全新的中国。他自费拍摄了纪录影片《四分之一的人类》,并写成《大河彼岸:今日红色中国》一书,向美国各界介绍“红色中国”的真实情况。

  斯诺也意识到,中国领导人希望他的到来,能够有助于建起一座中美两国的友谊桥梁。他表示:“前途是艰险的,但桥梁能够架起,而且最后必将架起。”通过《展望》杂志,斯诺也把周恩来对中美关系的预见告诉了美国人民:中美关系的解决办法最终会找到,它只是时间的问题……中美两国人民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而友谊则是长存的。

  这次,周恩来依然在百忙之中热情地接待了斯诺。在斯诺的眼中,72岁的周恩来还是同过去一样机敏。然而,与1964年第二次访华时相比,他头上的白发更密了,颧骨凸了出来,两颊凹了进去,眼窝深陷的那双眼睛流露出忧虑和凝重、刚强与坚毅。

  斯诺想起他第二次访华临别时,意味深长地引用了一句中国的格言:“天有不测风云。”当时他还不清楚这是对谁说的?是在叮嘱自己好自为之,是指当时的国际风云,还是指中国的政治风云?

  周恩来简略地问了问斯诺的访华计划后,关切地询问了许多关于美国的问题,并告诉斯诺:“中国在北面面临着第二个威胁——百万苏联军队压境。”

  斯诺问:“如果中国寻求缓和,是同苏联谈判的可能性大呢,还是同美国谈判的可能性大?”“我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周恩来回答得很巧妙。

  在以后的几次谈话中,周恩来又向斯诺透露:中美可能在北京举行会谈。虽然谨慎的周恩来只是说可能,但对于斯诺来说,这无疑是一条具有爆炸性的“独家新闻”。他想就这个话题再深入谈论下去,可是当时有关中美关系的接触还处于绝对机密阶段,周恩来只是笑笑说:“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清楚的。”

  斯诺和在城楼上的合影登在《人民日报》头版,美国人没有猜透这个含蓄信号的深意;十年前就表示想到密西西比河游泳,第一次发出改善中美关系的信号。时下正直国庆节来临,在周恩来的亲自过问和安排下,斯诺夫妇也被请上城楼。

  当斯诺带着夫人走出电梯时,周恩来早已恭候在门外,他迎上前去,向他们夫妇问好。“我真是第一个应邀上城楼的美国人吗?”斯诺深蓝色的眼睛闪着兴奋的亮光。

  “34年前,我穿过封锁线去找红军,遇见的第一个领导人就是你。你当时用英语跟我讲话,使我很吃惊。”

  “我还记得我替你草拟了92天旅程,还找了一匹马让你骑到延安,找毛主席。”

  “你安排我见毛主席,采访红军,这对当时西方新闻界来说是独一无二的。今天,让我上城楼,又是……”

  周恩来接过斯诺的话说:“在中美两国相互隔绝的情况下,你三次访问新中国,今天还上城楼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庆典,对一个美国人来说,当然是独一无二的。”

  周恩来边说边将斯诺夫妇请到城楼上的休息室里。他们一进门,就看见身着银灰色中山装、身材魁梧的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缓缓站起身,老远伸出他的大手。斯诺也伸出大手,快步迎上前去。

  见到斯诺非常高兴。他亲切地握着斯诺的手,风趣地说:“斯诺先生,上帝保佑你,我们又见面了。”

  周恩来又向斯诺介绍。斯诺向问好,并打量着这位被写进党章的“接班人”。

  成为的接班人,是斯诺始料未及的。1968年6月15日,斯诺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曾认为:“从逻辑上说周恩来应当是的接班人。从我们的视野中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与周恩来的威望和能力相比较的人了。”

  对周恩来为寻求打开中美关系大门的努力,是不赞成的。他曾私下对人说:“周恩来与美国人打交道,是要倒霉的。”

  没有理会,而是握住斯诺的一只手,走向城楼正当中的栏杆边,向广场上的人海挥手致意。摄影记者抓拍了这历史的瞬间。

  这张向美国发出了含蓄而饶有深意信息的照片,震动了整个世界。这也是“”以来,第一次被放置在镜头之外的照片。

  一向精明的美国,这次却显得迟钝了,竟然对放的这个试探气球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而且,美国人的迟钝也不是第一次了。

  1960年,斯诺冲破美国当局设置的重重障碍,以作家的身份实现了重访中国的愿望。很快,他接到通知,要见他。

  这是斯诺第一次走进美丽而神秘的中南海。走进新华门时,他看见在这么重要的禁地,只有两个警卫站岗;院子里面,柳树夹道的汽车道两旁也看不到警卫。难道和他的政治局委员们不为自身的安全担心?

  来到一所典型的中国式平房院落,斯诺见到了。比以前胖多了,而且面色红润,看得出他的身体非常健康。

  的谈话似乎比在延安的时候更加随意、更加风趣,也更加海阔天空、自由自在。他们甚至还谈到了游泳。

  说到游泳,斯诺自然想到他们在1939年的那次谈话。“你在保安的时候曾经说过,想到密西西比河去游泳,想到黄石公园一游,现在还想去吗?”

  “我当然还想去,但是华盛顿方面不会同意我去。不过也许会同意我去密西西比河一游,只是在河口。”

  这是发出的第一个关于改善中美关系的信号,但这个信号一直没能得到应有的回应。

  让“美国人左、中、右都过来”,夸尼克松是“好人”,这个官方接触的信号,又被精明的美国人疏忽了。接着,又发出了一个信号。

  和外国人谈话,仍然表现出他坦诚的品格。当斯诺赞扬中国人不反对节育是文明进步的标志时,毫不掩饰地说:“你这个人受骗啦!”

  “农村里的女人,头一个生了女孩,就想要男孩。第二个生了又是女孩,又想要男孩子。第三个生了还是女孩,还想要男孩……一共生了9个女孩,年龄大了,只好不生了。”

  的这个举例,可能和斯诺这段时间了解的情况相差太大,他不相信地直摇头:“是吗?”

  “完全平等?嘿嘿……至少现在不可能吧?”这句话好像触动了的心思,他又抽出一支香烟,点燃。青烟缕缕,从指间飘腾,好像他冉冉升腾的思路。突然,他换了个话题:“今天不分中国人、美国人。我是寄希望于两国人民的,寄大的希望于美国人民。单是美国这个国家就有两亿人口。如果苏联不行,我寄希望于美国人民……”一连讲了几次寄希望于美国人民。

  为什么老提美国人民呢?不止这回,以前就提过。现在,斯诺还是一时明白不了的意思,只好听他讲下去。

  “为什么让来?我是指尼克松嘛,他是代表垄断资本家的。当然让他来了,因为解决问题,中派、不行的,要跟尼克松解决。他早就到处写信说要派代表来,我们没有发表,守秘密啊……他对于波兰华沙那个会谈不感兴趣,要当面谈。所以,我说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作旅行者来也行,当作总统来也行。总而言之,都行。他如果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我看我不会和他吵架。批评是要批评他们的,我们也作自我批评,比如,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别的我们不作自我批评。”

  说完这句话,马上收住这个话题,开始讲中国革命进步的问题,他的情绪马上带有了不满意的成分。他谈到了个人崇拜问题。他说开始他认为需要一点儿个人崇拜,可是现在崇拜过了头,变成了形式主义,比如四个伟大,讨嫌。统统去掉,只要一个——教员。

  说到这里,大家都被逗笑了。斯诺脸上笑着,心里却吃惊:这不是在批评林副统帅吗?

  但是斯诺的思路仍然停留在刚才的话题上。“主席,我有两件事情要和你探讨一下。第一个是尼克松来华的问题,是否可以这样理解:目前他来是不现实的,但尼克松来华被认为是理想的。第二是关于美国人来华的问题,我能作为这个问题中的一个例外,感到格外高兴,但是……”

  斯诺又说:“前几天,我见到西哈努克时,他曾对我说:尼克松是最好的代理人。他对柬埔寨炸得越凶,就越使更多的人变成人。他是他们最好的弹药运输人。”

  听到这话时大笑了起来:“我同意这个看法。原来美国的杜鲁门、肯尼迪帮助过,结果是壮大了的军队,把蒋介石赶到了海岛上。是的。我喜欢这种人,喜欢这样的帮助,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我不喜欢什么社会,什么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有它欺骗性的一面。我比较喜欢共和党,欢迎尼克松上台。因为他较少欺骗性,硬的多软的少。”

  斯诺结束了和的最后一次谈话。斯诺夫妇乘车离开中南海时,穿着一件毛呢大衣,站在冬日午后的阳光中向他们挥手告别。

  精明的美国当局确实对中国人话中有话的语言艺术缺乏了解。事后,基辛格回忆道:“中国领导人对我们敏锐观察事物的能力估计过高,他们传过来的信息是那么拐弯抹角,以至于我们这些粗心大意的西方人完全不了解其中的真意。”

  严冬过去,春天来临。1971年4月,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日本名古屋拉开了战幕。闭幕的那天,美国乒乓球队意外地接到了中国政府的正式邀请。

  1971年7月,“小球外交”终于将地球另一端的大国带到中国的谈判桌上。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中美友谊的大门在铁幕下缓缓拉开,斯诺没有完成的使命,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新开始。

http://dancordray.com/sinuo/28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