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娱乐平台 > 斯皮蒂 >

伟然动态未婚先孕终止妊娠女方该如何向男方主张补偿?

发布时间:2019-12-10 20:1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李茹,就职于广东伟然律师事务所,主要从事民商事诉讼、合同风险防范等法律业务。依靠扎实的理论功底、求实的工作作风、周到的服务意识,以委托人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为委托人把控法律风险,维护合法利益,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

  非婚同居,未婚先孕,已是当下男女交往关系中的常态,在这种情况下,女方一旦怀孕,而男方又不愿抚养小孩的,女方可能也会妥协去做流产,而流产对于女性健康来说,是存在一定损害的,这时女方可能就会向男方提出一定的补偿,那么是不是女方只要提出补偿,在法律上就会得到支持呢?下面我们通过两个案例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原被告于2014年3月11日签订协议一份,内容为:双方自愿解除恋爱关系。现原告怀孕,双方同意终止妊娠,定于2014年3月11日下午做流产手术。被告总共给付原告6万元作为补偿。原告做完流产手术,被告及时支付原告6千元,余款54000元,从2014年4月开始,每月15日前支付6千元给原告,直至付清为止。后被告未向原告支付补偿费,原告遂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所谓青春损失费,一般是指在男、女双方因恋爱分手或婚姻关系解除后,男方或女方自觉为对方付出较多,希望对方对自己的青春损失进行一定经济上的补偿。青春损失费并非一严格意义上的法律名词,该名词在我国法律条文中从未出现过。青春损失费应当按照精神损害赔偿进行理解。非婚同居是非法的,是对合法婚姻制度的一种侵害,为法律和道德所排斥。因此,当事人为解除这类同居关系所承诺的青春补偿,无论由哪一方作出,在性质上均属于不可强制执行的债权或者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因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青春损失费自然不能得到法律的支持。本案中的“青春损失费协议”满足赠与合同的构成要件,即被告无偿给付原告6万的意思表示、原告对此表示接受的意思表示,可见该协议实质上是一个赠与合同。被告基于解除原告的恋爱关系及原告终止妊娠承诺无偿给付原告6万,并不属于不可撤销的赠与合同,故在实际给付该款项之前,被告对于该赠与合同享有撤销权。综上,本院对原告诉请被告给付38000元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

  本案中,男女双方为非婚同居的情侣关系,根据法院观点,由于本案协议中主要内容为“解除恋爱关系”,因此法院将本案中的“补偿费”解释为了“青春损失费”,而“青春损失费”又是参照《婚姻法》第四十六条中精神损害赔偿来理解,但《婚姻法》第四十六条仅适用于存在婚姻关系的夫妻且只限于四种情形,即:重婚的、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实施家庭暴力的、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因此普通情侣关系,主张“青春损失费”没有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对于双方所签署的协议,法院将其定性为“赠与合同”,而除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外,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对赠与合同享有任意撤销权。本案中,法院认为被告是基于解除原告的恋爱关系及原告终止妊娠才承诺无偿给付原告6万,并不属于道德义务性质,因此被告有权在赠与财产转移原告之前撤销赠与。

  自2015年1月起,原告与被告互相交往,后原告怀孕,2015年5月9日,被告向原告出具《证明》一张,内容为:被告与原告恋爱过程中怀一小孩,双方同意做流产手术,医药费、检查费以及术后营养费2万元由被告支付给原告。2015年5月11日,原告在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手术。后被告未履行义务,原告遂诉至法院。

  法院认为:该笔费用不同于所谓的“分手费”及“青春损失费”,是因原告怀孕流产后被告向原告支付的营养费,该承诺未违反法律规定及社会公序良俗原则,应为有效。从《证明》内容看,该笔费用在法律上应视为赠与。虽然赠与人在实际支付款项前可以撤销赠与,但是,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具有道德性质的赠与不能撤销。因此,即便被告之后反悔也不能撤销该赠与。原告身体因流产遭受损害,被告自愿补偿20000元营养费并无不妥。

  本案与上一案例情况类似,但却得到了完全相反的判决结果。在本案中,协议的主要内容为“术后营养费”,因此,法院未将原告主张的术后营养费以及其他损失划归为“青春损失费”,而是认定为带有道德性质的赠与,根据前述分析,带有道德性质的赠与,赠与人不得行使撤销权,因此法院对原告的诉求全部予以了支持。

  通过上述两个案例,可以看出未婚先孕做流产,女方要求补偿,如果表述或方式不对,可能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就如案例一中女方要求的补偿是基于解除恋爱同居关系以及终止妊娠,损失系源自自身对恋爱的付出更多,因此缺乏道德性,性质更偏向于“青春损失费”,没有法律依据,女方的诉求也就未得到支持;而案例二,女方将补偿表述为了术后营养费,那么损失就源于流产手术对身体的损害,男方承诺支付营养费就带有了道德性质,其撤销权也随之丧失,女方的诉求具有法律依据,也就得到了支持。由此可以看出,女方终止妊娠,男女双方达成补偿协议需表述的更精准,女方主张补偿的重点应落在身体损害的补偿,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以上论据,也可以从各地的裁判指引中寻得源头,如深圳中院《关于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裁判指引》第十六条:“一方以同居为由请求对方支付“青春损失费”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女方在同居期间怀孕需要做中止妊娠手术请求男方分担部分因此产生的医疗费、营养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上海高院民一庭民事法律适用问答选登(一):“同居关系是一种非法的人身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因此,为解除这类同居关系所承诺的“补偿”,无论由哪一方作出,在性质上均属于不可强制执行的债权或者债务。”

  但最高院在《关于离婚案件处理分析实务问答》中对女方以同居期间多次怀孕人流等原因影响身体健康为理由要求男方赔偿,法院应否支持的问题,答复是:“以上情形属于同居造成后果,无合法婚姻为前提,故以上请求无法律依据,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在此种情况下,女方诉求为赔偿,不具有男方承诺补偿的赠与性质,又由于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因此对于女方同居期间多次流产的赔偿诉求,法院不予支持。

http://dancordray.com/sipidi/112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