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娱乐平台 > 斯皮蒂克拉克斯顿 >

正文 番外 姐姐 get da★ze

发布时间:2019-07-25 17:4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呵~~~啊,前辈早上好。”白发的没人从空无一人的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随意的把能让无数男性发狂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走到了洗漱间,对着另一个白发少女说道。

  “早噗咳,为什么不穿衣服啊!”正在刷牙的空母栖姬借着镜子看到背后空母水果毫无防备的样子狠狠呛了一下,脸蛋染上一层红晕。

  “反正家里又没其他人,昨晚洗完澡懒得穿啦。啊啦前辈,难道你还在为昨晚的事情害羞吗,都老夫老妻了。”空母水鬼露出恶意的笑容,从背后抱住空母栖姬调戏着她,可惜房间内没别人,在早晨绽放的百合花无人可见。

  “别说让人误会的话!不过只是一起罢了。”空母栖姬推开空母水鬼越来越近的脸,说的好像她们是夫妻一样。

  “一起什么啊,大声点呐?”空母水鬼继续用她丰满的身体贴着空母栖姬,她真是不懂为什么结婚十几年了一起侍寝她还和小女孩一样会害羞,不过这也是萌点呢,比起以前用语言暴力欺负她,空母栖姬更喜欢看她害羞的样子。

  “好了,我不欺负前辈了,我帮你梳头吧。”日常调戏前辈完成了,空母水鬼也不过分,拿起梳子帮空母栖姬梳理了起来。

  “他呢?”不对啊,这不是我的工作,空母水鬼想起来了,梳头明明是该由自己男人来做的啊。

  布丁,是空母栖姬女儿的名字,因为叫自己的罗马音不管怎么想都很奇怪,空母栖姬就以自己的爱好起了个可爱的名字。

  瑞,就不用多说了,承载着对妹妹的喜爱所娶的名字,空母水鬼也和爱护瑞鹤一样爱着自己的孩子。

  “谁知道,最近跟着战姬的女儿神神秘秘不知道搞些什么。”叛逆期的孩子空母栖姬不想多管,一个空母水鬼就够她受了,反正有松田在她根本不担心。

  “完成了。”空母水鬼帮空母栖姬扎好标致性的侧马尾,空母栖姬的头发都快长到脚跟了,侧马尾却只绑头发三分之一长,这可是非常难以完成的工作。

  --------------------------------------------------------------------------

  松田身后是一片树林,各种不同品种的树种在一起充满违和感,更奇怪的是它们还违背了生态系统,在松田摘下一颗蓝色的果实之后那颗树迅速抽枝发芽开花结果,再次长出了一颗果实,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

  “没有。”nagatoagato品尝着松田榨好的果树饮料,不知道这个父亲为什么一早就把她和启人叫出来。

  “咳,咳咳咳!”nagatoagato听了差点被呛死,捂着嘴巴咳得眼泪都出来了,启人见状立刻来到她身后拍着她的后背帮她舒缓一下。

  “老爸,你是不是傻啊!”启人发现自己智商还是不够用,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情只是因为昨晚简单的一场游戏。

  看着屏幕上面显现的字样,启人松了口气,总算把这款叫做猛汉的游戏最难关卡打赢了,在50分钟内狩猎5种不同的怪物还不能死,不过他依然做到了。

  “只因为赢了一场任务你就做这种事情不觉得草率吗?”所谓的愿望当然是和nagatoagato进入超友谊的关系。

  “不,游戏虽然是用来娱乐的,但是我可以从里面看出一个人的担当,你是否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都能从游戏里看出来。”

  “我们是姐弟。”nagatoagato缓过气了,看着松田说道,身边的启人虽然松了口气,但心里不免非常失落。

  “这个原因么,那么很简单,启人不是我亲生的,是我在一起事故中捡来的,证据就是我和阳菜都是空手拆高达的怪物,他却是个柔弱的人类。”

  “我,我不信。”nagatoagato抿着嘴唇摇摇头,但是心里又有了一丝期盼。

  “但是你信不信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在我嘴里听到了这句话,很多时候真相并不重要,也不必去求证,就像漫画里有无数姐弟结婚的事件‘不是亲姐弟’然而在作者一句简单的话之后观众都信了,谁都不会去想作者说的是真的吗。”

  “唔”启人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看起来要把到nagatoagato姐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臭小子,还不知足吗?”松田看着儿子这幅窝囊的样子很生气,伸出手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把他从桌子上弹飞到了地上。

  “nagatoagato说的是‘我们是姐弟’而不是‘不行,不好,不要’这点简单的话都听不懂,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捡来的了。”

  “你是说是吗,是这样吗,嘿嘿嘿。”启人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nagatoagato不会说谎,所以肯定对他也有特别的感情,一想到这里启人就开心的从地上跳了起来。

  “种子我已经在nagatoagato心里埋下了,现在她对姐弟这个概念已经模糊了,什么时候生根发芽就要看谁去浇水了。”

  --------------------------------------------------------------------------

  姐姐大人学院,以学生自主权为最优先的学校,学生会长的权利大于一切,有直接率领学校的资格。

  宽敞的体育馆内,senki(战姬)立于演讲台上面俯视着下面的学生们,在入学仅仅一个月之后她就把上一届学生会长赶下来了台,并且迅速掌握整个学生会,把全校的权利都纳入了手中,成为了这个学校(王国)独一无二的女王。

  “下仆们,告诉我,我们希望的是什么?”senki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词语都带着强烈的暗示,下面学生看她的眼神越来越狂热。

  “战争!战争!战争!”之后,就像狂信徒一样用能掀翻体育馆的声音高呼着。

  “臣服!臣服!臣服!”信徒们眼中闪着红光,无论男女都服从着senki的命令高喊着。

  “布丁,瑞,周围还有没有臣服于我们的高中吗?”senki带着愉悦的笑容来到两个妹妹兼秘书身前问道,所谓的臣服也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首先senki会对对方学校下战书,项目由对方选,不管是什么项目都可以,再由senki赢回来,赢了之后就必须在臣服书上签字,当然也没有任何损失,只是纯粹的口头臣服,也不会让他们做什么事。

  对于这种做法年轻气盛的高中生们当然不允许学校拒绝,于是这股飓风就越来越大,现在全日本的高中都知道有一个恶魔般的女王,只要被盯上就只能臣服。

  “没有,半径500公里都臣服了,再往外面辐射首当其冲的就是这座高中了。”布丁摇了摇头,把收集好的资料递给了senki。

  “噢,青岚么,听说爷爷奶奶就是在那里认识的,爸爸不被抓去做提督也会去这所高中读书,有趣。”纤纤玉指抵着下巴,senki露出了怪异的笑容,仿佛在感叹命运。

  “nagatoagato对吧,我知道,是她的话就绝对不能放过了!”senki带着残虐的笑容,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手里的资料将它变成了碎片,犹如雪花一般落到了地上。

  --------------------------------------------------------------------------

  “樱姑姑,为什么一直瞪着我啊?”启人奇怪的看着樱,从下课开始她就一直瞪着自己,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

  “我是怕你变得和他一样,我知道你从小生活的环境就是这样,万一你长大了变得和他一样随意玩弄女性怎么办!”樱扯住启人制服上面的领带把他拉到身前,警告着他。

  “近,太近了”启人近距离感受着少女的吐息,很不习惯的想着挣脱却被力量压制更进一步的扯了过去。

  “启人,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做个好人,只能对一个人好,别做个花心鬼。”樱看着启人的眼睛哀叹着,虽然是有感而发,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就不一样了。

  “糟了。”樱迅速放开启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平时和她玩的不错玩伴都围住了她开始打探八卦。

  在樱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传来了解围的声音,在学校的广播里传出了充满s气息的声音,启人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人能把自己的声音附魔上自己性格再说出来的。

  “突然就跑到我们学校把广播间的老师打晕然后说出这种话是想干嘛?”mutsu率先开口问道,因为nagatoagato不喜欢多说话,基本有她来充当嘴巴。

  “啊啦啊啦,我是听说过你最近搞的这些东西,不过把手伸到自家姐姐身上是不是不太好呢?”mutsu掩嘴娇笑,不过眼中丝毫没有笑意,对于这种挑衅哪怕是姐妹都无法好好谈下去。

  “nagatoagato!”mutsu不服气的叫道,她不明白为什么受到如此挑衅姐姐还能忍受。

  “对于其他学校他们愿意直接认输我也没意见,但你不一样啊,自由搏击,我和你一对一,谁先失去意识算输。”

  “由不得你,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和启人上床!!我们都是健全的男女,我会怀上他的孩子然后让他永远离开你,他那么天真,绝对不会不负责任的!!”senki的眼眸在光线下闪着红光,字字珠玑,让nagatoagato知道她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你要敢伤害启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仿佛被触碰了逆鳞,nagatoagato瞬间离开座位出现在senki面前,怒声说道。

  “nagatoagato,我讨厌你,我要看看你是凭什么能当我姐姐的!”senki丝毫没有畏惧,向前一步顶着nagatoagato,两个人身材都很好,两对丰满的胸部也针锋相对地挤在了一起,不过谁都没有在意,只是死死盯着对方。

  “senki姐,你怎么来了?”在senki走出学生会室的时候启人奇怪的问道,他还不太明白senki的意思。

  “没什么,只是一次简单的决斗。”senki的态度稍微变了一点,对于这个弟弟她可是喜欢的紧,刚刚用来威胁nagatoagato也是因为知道只有他才能让她答应。

  “是这样啊,和nagatoagato姐?”启人跟上了senki的脚步,问道。

  “字面意思,我不容许有人做我的姐姐,仅仅是出生比我早一点就让我叫姐姐,别开玩笑了,我才是最适合做姐姐大人的!”senki是家里仅次于nagatoagato出生的孩子,不过她的性格决定了不能有人走在她前面,所以她要在这场决斗里看看nagatoagato有什么资格当她的姐姐。

  --------------------------------------------------------------------------

  第二天,在青岚高中的操场上架起了一个简单的擂台,姐姐大学院和青岚高中所有的学生都来围观了,senki和nagatoagato都穿着短裤和小背心,露出了健美的腹肌,光是这样的场景就让许多男性愉快的鼓起了掌。

  “怎么了,不喜欢那些目光吗?”senki察觉到了nagato的异样,笑着问道。

  “对了,这次比赛你必须拿出全力赢我,如果你输了我会在你面前夺走你最喜欢的弟弟。”senki突然想起了什么,嘴角慢慢裂开,犹如嗜血凶兽一般舔着自己的嘴唇。

  “你,可恶!”nagato生气了,在听到开始的响铃之后立刻一拳打了过去,速战速决。

  她知道单凭力气她是不可能赢过senki的,舰娘的后代继承母亲50%的力量是这样没错,但是当初搞错了一点,舰娘的力量是人类的百倍,而战姬则是舰娘的百倍,所以senki单从力量上来说--是nagato的100倍!

  “放心,我还没堕落到单纯地用力量欺负人,我会把出力控制到和你一样,这是一场技的对战。”senki挡住nagato的拳头,并且还有耸耸肩的闲工夫。

  “还有,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出力,你也不该这么松懈。”就在nagato刚刚站稳脚步警惕的时候,看到的是senki放大的面孔,还有腹部传来的剧痛。

  “呜!”身体被软绳弹回了擂台上,nagato把涌上的鲜血咽了回去,她明白了,senki不是和她开玩笑,是真的想杀了她。

  面对nagato的反击,senki没有选择硬抗,躲过堪比子弹的拳头之后侧身回击,nagato也机智的用手臂挡住了senki的反击,两个人你来我往,普通人只能看到拳头留下的残影,犹如千手观音,擂台赛都是两个人的影子,不少观众的爆米花都掉了下去,面面相觑,这真的只是女高中生之间的搏斗吗?

  “nagato,差不多该认输了吧,果然你没有做姐姐的天赋呢。”senki把nagato压在身下,四肢都被senki压制住的nagato动弹不得,两个人都收了一点伤,不过还是她更胜一筹,占据了主导权。

  “我没想到你那么容易就上当了。”就在nagato说话间,她的手臂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从一个诡异的角度摆脱来了senki的束缚,朝着她的脑袋打去。

  “我也没想到,你所谓的计谋那么幼稚。”senki的眼睛闪着嗜血的红光,早有准备的她犹如蛇一般扭动腰肢,硬生生用胸口承受住了这一击,接着一拳打在了nagato的太阳穴上面,地板都发出了哀鸣声,最后承受不住而裂开。

  “好好晕过去吧,启人我就带走了。”senki知道nagato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刚刚那一击让她的手臂完全折断,她已经无力反击了。

  “休想,启人是我的!!!”nagato在弥留之际听到了这句话,瞬间消失在原地,senki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踢飞了。

  “怎么可能,你不可能还有力气!怎么,居然晕过去了?!”senki不可置信的问道,但是再看nagato的眼睛哪还有一点色彩,变成了完全的空洞,现在已经是身体自己在动了。

  senki看到nagato的右腿动了一下,立刻做了防守的姿势,不这么做等她抬起腿的瞬间就会被击中了,但是在那一瞬间超强的力道却从左边袭来,nagato只是做了个假动作迷惑了她,senki怎么都没想到nagato在晕倒之后还会做假动作,身体撞到的软绳没能卸去所有力道,反而被力量撕裂,回过神的时候senki已经倒在了擂台下面。

  “我居然输了”senki握了握拳头喃喃自语,比起被akashi抬下去急救的nagato她只收了一点点轻伤,但就是这么大的差距她还是输了,她似乎有点明白了,启人那么依赖她的原因。

  --------------------------------------------------------------------------

  “呜,这是哪?”nagato醒来之后看到的是陌生的天,天空,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脖子,发现这里是家里的花园,她莫名其妙的躺在了被花围着的床上。

  “启人,启人!”记忆停留在被senki打晕过去前一秒,nagato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

  “我在呢,nagato姐。”启人从床底下钻了出来,握着nagato的手轻轻说道。

  “啊哈哈,没什么。”启人挠挠头,他总不能说想帮nagato削个苹果却因为家政技能没点滚到了床底下吧。

  “没有,你赢了,赢得很漂亮。”说话的不是启人,而是senki,只见她跪在花园的不远处,双腿上压着印着2t字样的重物,两只手臂平举,一边一个都挂着1t的重物。

  “被妈妈体罚啦,不小心把你打成这样,那个笨蛋老妈差点扒了我的皮”senki吐着气,仿佛比起身上4t的重物战姬的处罚才更加过分。

  “是吗。”nagato从床上坐起来,启人也贴心的帮她穿好鞋子坐在了她身边,靠着她。

  “我,一直都想努力做好一个姐姐,因为我是家里最大的孩子,我必须保护你们,照顾你们,但是senki那么讨厌我,是不是我做错了?”nagato靠着松田的肩膀叹了口气,因为不知道senki为什么恨她,把理由脑补成了她平时做的不好。

  “没有哦,nagato姐做的最好了,那一年我偷偷跑出去在东京迷路,在最后看到的是全身泥水的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你更好的姐姐了。”

  “对了对了,有句话一直没对你说,为了妹妹们那么操心的你,一直以来的付出都被我们当做理所当然的你,辛苦了,nagato姐。”

  “”nagato低下头,忍着眼泪不掉出来,有多久了,为了这么一句轻轻感谢的话她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着。

  “我们交往吧。”在阳光的映照下,少年抬起少女的脸,露出了比阳光更灿烂的笑容。

  --------------------------------------------------------------------------

http://dancordray.com/sipidikelakesidun/30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